poko.poko

本单位仓安💙💚🤓

仓安体型差hhhh才发现这个大小

住院【仓安】

小天使入院的那一段时间吧 不会想题目还是甜的虽然渣渣



在被事务所内部公布安田的情况时的那一刻大仓忠义快要害怕到心脏要停下了,
“我不想失去他”
他的内心充满着各种着急的话语像是快要缺氧溺死的海豚迫切想要游上岸般,同时出现的是自责,没有看护好他的自责。
想要直接飞去他所在的医院内,找到他。

刚被医生通知可以进去看家属时,他冲了进去慌忙的,煎熬的,那抵挡不住悲伤涌上的表情,像个孩子那样轻易显露了出来。

戴眼镜的男人坐在床上,看着新闻里有关自己的最新新闻,一个大高个出现在这单人病房里。
他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走上前去,可那双大手却微颤地轻捧着他的脸,
“yasu…我真的好担心,好怕…好怕你不在了…”泪争先恐后的跑了出来一滴一滴的掉在安田的脸上。
安田好像是第一次见到他这幅样子,如此废材的出现在这里,他抚着他的脸庞擦去眼尾溢出的眼泪
“okura!okubo!”
“才不是okubo呢。”

“噗,别哭了你的眼泪咸咸的都让我想去大海了。脸凑过来,okura…别让我剧烈运动。”
床上的小病号勾上那个高个子衣领,并给了他一个轻吻,一个像是附上痛痛都飞走伤心都飞走魔法一样的吻。

“最喜欢一直如此担心我的大仓忠义了,为此我才不会狠心先行一步的。”



请上天,让这个姓安田的人间天使快点好起来。
请烤好好看着他!
💙💙🙏🏻😭

想磕仓安!!啊啊啊!!

这个设定,能写相爱相杀没有爱了 \(*T▽T*)/ 【耶!٩( ᐛ )و自暴自弃】

ABO今日报道
【近日知名a艺人大仓忠义流出不良色情照片,图中似乎是小过对方的o少年】
假的假的。非常潦草比例什么,别纠结!

军训前的车,
回来画相二画丸昴(;´༎ຶД༎ຶ`)

无题脑洞【昙花】【仓安】

#ooc!!是没错!
就大概想出来的诅咒事件!




黄昏的太阳透过窗户框上投射在你与我的脸上,刚刚的昙花是世界上唯一一朵了,人们都说只有顶峰上那独一无二最珍贵最美的昙花开放,第一个见到它的人可以实现任何愿望诶,你看见了吗章大?讷,章大。可以不要继续睡下去了吗?

100年了我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不愿意见我。你还是和当年一样被鲜血浸泡也不受染指的样子。无论哪一世。
“求求你,爱上我吧。”

他亲上了那柔软的双唇,纯洁无暇的脸蛋像是睡着了那样却再无一丝生气。

下一世,我等待着。


“昙花啊,我希望大仓忠义永远不老不死活在这个世界之上。等着爱着每一世,每一个的我,这便是我恨他与爱他的最后的机会。我爱你,傻瓜。”


男孩却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受到昙花的诅咒:愿望的达成的伴随是无论哪一世你都不会爱上真正喜欢你的人,你也无法去爱上你那命中注定的人。

请记住再天然也要锁门【仓安】

唔,,突然想到有这个治疗法。写了写。小学生笔头作文!多多包涵!∠( ᐛ 」∠)_





“我和你港(讲)...你,你别过来啊!!你要敢脱我裤子我!我咬你啊!”
“もうyasu别耍脾气啦,乖乖脱裤子不就好了有病得治我帮你嘛。”

事情发生在去完医院后安田章大的身上。
“医生!这个病不能,吃药打针吗??非得要把药塞....从那里塞进去!不可能的吧!诶!”
“那些生病的人都不想打针吃药呢,你这病能这样治疗不错了,不然你要等着病情加重到无法工作吗!就一个星期疗程每天晚上睡前塞入那里(O门)就好了。”
“不!!!”
“二楼左转交钱拿药,下一位。”

跑完热乎乎的澡,安田章大花哨的内裤儿被裹在宽松的大T里正坐在那颗药的面前,不得不说那颗药真像个小型成人用品。
要怎么塞,进去...要怎么塞???安田·作为直男的迷惑·章大。“嗯....要像av里的手法吗...怎么做来着...”安田章大满脸疑问的翻出自己作为30岁魔法师的珍藏品。
“为什么里面有张关于肛O的??不会是subaru的东西...唔恶趣味!就,就借鉴这个吧。”

刚放入碟,出现在安田眼中的却两个裸上身的帅气小伙???这不是av吗!!
快进⏩中
“啊,挤润滑液。呕伸进去了??不痛吗!为什么那个人好像还很舒服??”满脸憋屈的安田章大,一房,一桌,一药,共处一室。
“嗯...开始吧,好不了可是不能上班啊!”上班的信念令安田章大勇敢了起来!他拿起了药!
“啊,忘记脱裤子。”
“嘿呦咻,啊,还要往那里涂润滑油受不了....不!我,我要上班!”摇着头的他拿起来便利店赠品的润滑油,“我什么时候买过啊这种东西啊,啊不管了。额嗷..好黏有点恶心呐。”刚挤上去一点,咔嚓门开的声音。
“yasu,之前我借你的碟呢我要看...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你怎么进来!出去!快点!!”受到大高个突如其来的惊吓,手里的润滑液全被挤了出来,半趴在床上的安田,透明的润滑液就再这间隙流到大半个翘臀还有的顺着大腿流到褪到膝盖的内裤上。
“yasu,你在,干什么呢?看着这样的碟片用润滑液做那么下流的动作?没女朋友受不了了?噗呲!”
安田赶紧提上内裤退后到床头,后面黏糊糊湿哒哒的感觉让他实在不好受。“出去!出去!我...我在塞药啦!想什么啊你这小子!不对,你锁门干什么!”
“诶,塞药不是放成..啊不,既然塞药我帮你塞吧,看你也塞不到的小样噗呲,来来来脱掉内裤我帮你。”一边奸笑一边走近的大高个像个大灰狼那样,吃小白兔那种。“哈?你可以...真的??不会痛吧?很羞耻诶!我刚刚看片子里感觉很可怕诶!”
“不会,我超温柔的,嘿嘿趴在我腿上,我帮你塞进去吧。”
半信半疑的安田趴着过去刚到大仓的腿上,一双手触到他的屁股上湿哒哒的内裤被扯了下来凉凉的感觉很不好受更何况内裤扯下来的时候润滑液的作用让它和屁股上的软肉拉了丝。
“你,干嘛突然扯下来!!”
“帮你塞药啊当然是,噗嗤明明没有女朋友还有那么好的翘臀。”
“不要乱摸啊喂!啊!..啊!你..你伸什么进去了,唔,好难受的感觉..”
“当然要先让你那里放松才可以塞进去啊,你润滑挤的也太多了吧,我差不多整个手都黏糊糊的呢”大仓笑着换了手法的进行小幅度的律动。
“不都是你....唔,突然吓到我....啊!轻点..轻点!还没好吗!啊!”安田紧抓这床单,脸蛋很快被潮红侵入了个底。大仓倒是开心的像是再玩到了新游戏那样兴奋,手指倒是没停过。“快了,快了...还有一点,就碰到了再忍一忍。”
大仓的手再那小洞前来回挑动顺着粘稠的液体时不时的深入探究“啊唔!啊!什么..哈..感觉,大仓你这家伙在干什么!” 安田颤动着,他迷乱着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只是来自肉体的感知很舒服。
“啊,找到!yasu很舒服吧,只有找到这点才可以放药哦。嘿嘿,乖,很快就塞好没事了。话说yasu你硬.了.诶。”轻声细语在这个直男耳里是多么的羞耻,在一个男人帮自己塞药的时候硬了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邻居!

为什么,我没有锁门!


♡没车,没肉!脑补吧!✧⁺⸜(●˙▾˙●)⸝⁺✧

这鱼一模好像啥都有,【肉呢???】

普通开不了车的脑洞,嗯, 没有后续啊不过实际是在车里拍的【车x什么的】
okura经纪人 和  yasu双性别服装模特【男女衣服都拍那种】

“那个,yasuda桑妆容和假发已经做好了,请换上这套衣服拍宣传照吧,裆部位置我们会处理好的。”“请okura桑现在旁边等待吧。”

yasu:“哈嗷~【打哈欠】这个动作可以吗?”摄影师:“好!好!请看这里!”

okura心里:“哦我的天,yasu这..这套女装,尺度不会太大了吗?【不是你自己接单子吗??】居然如此哔––我的手机!手机呢!啊牙白怎么流口水了”